消息稱百度CFO余正鈞或將11月離職上任760天難救主


來源:Tech星球   時間:2019-10-25 12:00:07


2017年9月18日,余正鈞加盟百度出任集團公司首席財務官(CFO),直接向李彥宏匯報。

Tech星球(微信ID:tech618)獨家獲悉,百度CFO余正鈞或將11月離職。據悉,如果辦理離職手續,最晚離職時間預計會在11月底。

此外,百度內部人士透露,百度內部溝通軟件“百度Hi”上已無余正鈞的相關信息。據接近百度管理層的內部人士向Tech星球表示,“百度Hi”屬于內部溝通工具,和很多系統關聯,這個地方查看不到信息,不太尋常。

Tech星球就此事聯系了余正鈞本人求證,截至發稿,尚未收到其回復信息。一位百度集團的公關經理則稱“沒這事”。

另外值得注意的是,百度即將發布2019年三季度財報。不過,就在昨天,百度將Q3財報的披露日期,從10月29日(美股盤后)推遲到了11月6日(美股盤后)。

為何會離開百度?

余正鈞或將離職的動向,從他辭去攜程董事便已初現端倪。

10月23日晚間,攜程官方宣布,由百度提名的公司董事余正鈞(百度CFO)已提交辭呈,辭去公司董事一職,立即生效。同時,百度高級副總裁沈抖已被任命為攜程董事。

這樣的離職流程,在此前離開的百度高管身上也有跡可循:先辭去關聯公司職務,緊接著從百度離職。例如,9月27日,愛奇藝官方宣布,王路辭任愛奇藝董事,新的董事會董事將由百度高級副總裁沈抖擔任。三天后的9月30日,王路即從百度離職。

此外,余正鈞同時還擔任了58同城和中通快遞的董事。今年4月,58同城和中通發布的2018年報顯示,余正鈞均未卸任,且兩家公司最近也均未發生董事變更。不過,百度并未投資58同城和中通。也就是說,余正鈞僅卸任了在百度關聯公司的職務。

一位接近百度高層的人士告訴Tech星球(微信ID:tech618),華爾街今年給百度的壓力非常大,為此百度將所有的商業變現部門全部合并,“本來成長性的業務不看盈利只看增長,但是合并之后,成長性的業務的營收比不上成熟性業務,它的發展空間就受到了擠壓,比如釘釘如果當時放到淘寶下面,那可能也就是一個旺旺了。”

百度的這種做法也并非無法理解,他補充道,“百度其實也知道這個道理,但是迫于外界環境,一些冷冰冰的數字頂到了CFO頭上。”

2019年Q2財報顯示,營收廣告依然占百度總營收73%的份額,這意味著百度仍然是一家互聯網廣告公司。但受大環境影響,2019年商家對廣告投放的意向明顯降低。與此同時,字節跳動也開始進攻百度的腹地。

而除去搜索廣告和feed流廣告外,DuerOS、百度云、無人駕駛的變現能力均不樂觀。

搭載DuerOS的小度音響等智能硬件是未來搜索的入口,如今小度硬件家族已陸續推出小度在家、小度智能音箱、小度智能音箱Pro、小度語音車載支架、小度電視伴侶等產品。

但目前智能音箱在智慧家庭和車聯網中等商用場景中,均不成熟。2019年5月,百度DuerOS負責人景鯤表示,智能音箱補貼沒有時間表,無疑加大了百度的投入成本。

而百度云發力時間晚于阿里云7年,晚于騰訊云3年。Canalys發布的2019年二季度中國公有云服務市場報告顯示,阿里云排名第一,騰訊云、亞馬遜AWS、百度智能云分列2至4名。百度云短期內看不到貢獻利潤的可能性。

一直傳言被拆分的自動駕駛更是遙遙無期。一位近期離開百度的員工向Tech星球(微信ID:tech618)表示,“AI或許還有可能,但無人駕駛即便技術成熟了,想要真正落地,需要操盤億萬級資金體量的能力,百度現在還沒有駕馭這么大資金的能力,更何況如今無人駕駛還受到技術、倫理等多方面的制約。”

中國互聯網公司市值排名

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是,百度股價自從2018年5月創下歷史新高(284.44美元后)持續走低,市值從峰值900億美元縮水至360億美元。如今,百度的市值不僅被阿里、騰訊遙遙領先,而且還被美團和京東趕超,正在和網易爭奪第六名。

余正鈞想要幫助百度重回高位,其壓力可想而知。一位不愿具名的百度前員工認為,百度市值想要重回1000億美元高位,可能至少需要5年,甚至更久,“而原本百度曾無限接近這一目標”。

“福將”余正鈞在百度的760天

2017年,是百度“復興”關鍵的一年,這一年喊出“All in AI “的口號后,由于人工智能概念的火熱,華爾街分析師們也都紛紛上調了百度目標價,給予百度“持有”或“買入”評級。

為了實現市值重回BAT的目標,百度引入了兩員大將,一位是眾所周知的陸奇。另一位,就是百度核心的財務掌權人余正鈞。

2017年9月18日,百度宣布,余正鈞加盟百度出任集團公司首席財務官(CFO),全面領導百度財務體系的構建、發展和運營。余正鈞將直接向百度創始人、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李彥宏匯報。

能在百度意圖復興之年,被李彥宏選為新任CFO,是因為這位13年的新浪(微博)老人,“在新浪集團融資、微博上市等方面做出了卓越的貢獻”,以及在“微博近兩年在資本市場實現價值回歸與增值”中,都發揮了重要作用。

李彥宏顯然希望余正鈞來到百度后,再度復制其在微博的“輝煌”成績。正如李彥宏在歡迎余正鈞加入的內部信中所說:“Herman(余正鈞英文名)善于把公司的戰略前景有效傳遞到資本市場”。

而余正鈞在加入百度后,確實也不負眾望,被認為是百度的“福將”。

2017年百度營收四個季度同比增長分別為6.8%、14.3%、29%和29%,2018年Q1同比增長31%。百度市值也從500億美元往上攀升,2017年10月一度沖破900億美元關卡。

2018年百度股價表現也很搶眼,5月份百度市值逼近千億美金,并且百度在2018年達成收入突破1000億元的目標。作為CFO,余正鈞在財報會議上,自信滿滿地表示:“2018年,我們將繼續堅持剝離非核心業務和加大百度移動業務與AI新業務投入的策略。”

看起來余正鈞在百度復制了微博的奇跡。不過,亮眼成績背后,百度的隱憂也開始浮現。

在公司收入增速放緩的背景下,2018年春晚百度斥巨資投放,春節期間百度電子錢包共發出19億元紅包。

對此,余正鈞點評稱,“春晚營銷活動大獲成功,雖然短期影響利潤表現,但整體而言,春晚營銷為百度系App帶來流量規模的大幅提升。”

春晚投放是個標志性事件,百度在百家號、視頻等內容方向都加強了投入。

在對外投資方面,百度先后投資了果殼網、凱叔講故事、知乎等企業,以及為小程序生態提供商家服務的有贊。余正鈞在財報電話會上表示,“如果我們認定這個投資目標產生的營收會比我們所花費的成本更大,我們就會加大投資”。

場面話雖然看起來十分樂觀,但緊接著2019年Q1,百度凈虧損人民幣3.27億元,為上市14年來首個季度虧損。

自此,百度市值又開始了狂跌模式,至今百度市值只有360億美元。

8月20日,百度第二季度財報發布后的電話會議上,余正鈞公開表示,百度正在從科技模式轉變為服務型模式。

他認為AI等業務,在本季度的投資會在本季度收獲成果。服務型模式中,百度所做的投資,可能會在幾個季度之后才能在用戶身上得到回報,以此安撫外界對百度營收能力的質疑。

不過,華爾街顯然等不及了,百度在過去一年中加大了投入,很大程度上影響了其財報表現。現如,今百度信息流和短視頻等核心業務,又面臨字節跳動和騰訊的激烈競爭,前景并不樂觀。

種種原因造成了當下百度股價難看。為此,百度董事會不得不批準推出新的股票回購計劃,預計將在2020年7月1日之前回購不超過10億美元的百度股票。

如果市值需要回購股票來穩定,也說明CFO可發揮價值的空間所剩無幾,離職也就意料之中的事情了。

誰來拯救百度?

今年以來,不少百度高管陸續離開,其中包括高級副總裁向海龍、副總裁吳海鋒、副總裁顧國棟、副總裁鄭子斌,以及政府關系副總裁趙承。前四人是原搜索公司體系,而趙承匯報給王路。

此外,還有兩名高管今年參與到退休計劃中,人力高級副總裁劉輝已于5月退休,百度公司總裁張亞勤將于10月退休。

為了穩定軍心,百度今年召回了老將崔珊珊負責人力、史有才負責銷售。崔珊珊到來后,馬上對MEG(移動生態事業群組)進行大規模調整。

7月11日百度總監會上,崔珊珊坦言,領軍人物要為業績負責,那些干得不好的、不好好做管理的、把業績做差了的人,就要為差的業績買單,并表示已經在兩個月里 manage out (辭退)了12%的MEG的中管干部。

整個百度陷入了多事之秋,“公司內部現在都很小心,近期總監都走了一大批”,一位不愿具名的百度員工向Tech星球(微信ID:tech618)表示,自己的leader走后,小組成員陸陸續續走了60%,公司嚴把招聘,“現在基本上是走2個進1個”。

如今,百度正在進入減重飛行的關鍵期。業務和財務、人事大權,正全面向李彥宏和馬東敏聚攏。進入谷底的百度,正經歷2014年相似的境況。

那時候,百度天價收購91移動后,發現并沒有拿到移動互聯網船票。百度搜索的移動化,也遭遇阿里的UC和QQ瀏覽器打壓,百度無法平息“失去一個時代”的論調,市值也和AT(阿里騰訊)越拉越遠。

雖然,業務失利和CFO關系不大,但是公司融資并購都無明顯起色,股價跌跌不休,更換CFO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類似情形在百度也有先例。2008年上任的CFO李昕晢,被調去負責百度資本。最終在2017年最后一個工作日,李昕晢正式從百度CFO崗位上離崗。

從微博挖來頗有戰功的余正鈞,本是百度渴望觸底反彈的關鍵人選。遺憾的是兩年過去,隨著陸奇等空降人才相繼離去,百度仍未找到未來。

更為嚴峻的是,邁入2019年,百度股價已累計跌去超過30%,而騰訊和阿里均呈上漲趨勢,阿里已經上漲了近20%。

就在昨天,百度將Q3財報披露日期從10月29日推遲到了11月6日,沒人知道百度這樣安排的真實緣由。

如果余正鈞離職,百度下一位CFO會是誰?誰能來力挽狂瀾,提振百度的頹勢?

眾里尋他千百度,李彥宏或許正在尋覓一位“救主騎士”。

  版權及免責聲明:凡本網所屬版權作品,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“環球光伏網”,違者本網將保留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的權力。凡轉載文章,不代表本網觀點和立場。

延伸閱讀

最新文章

隆基股份:擬公開發行不超過50億元可轉債投資兩大項目 隆基股份:擬公開發行不超過50億元可轉債投資兩大項目

精彩推薦

產業新聞

Velodyne的量產攻勢 Velodyne的量產攻勢

熱門推薦

吃鸡游戏98k图片大全
五福彩票首页 qq捕鱼大亨免费辅助全屏秒杀 赌球很赚钱吗 带百搭的麻将有什么技巧 自己有台大面包车怎么赚钱 欢乐捕鱼港 豆瓣连载可以赚钱吗 打杭州麻将必胜绝技 在家不用动的手机赚钱方法 证券公司能赚钱吗 宏發彩票群 湖北赚钱项目哪个好 打码赚钱appQQ提现 有好友房的麻将软件 演奏乐器赚钱吗 银行卡有账号能不能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