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程加入小米,9年的小米需要行業老兵帶領打響5G戰爭


來源:騰訊科技   時間:2020-01-03 09:00:04


2020年作為小米5G戰爭的開端,這場不能輸的戰役里,小米需要這些手機領域的真正從業者去為小米的未來進行護航。

文 / 二流科技達人

(本文為騰訊科技獨家稿件,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。)

2020年1月2日,雷軍通過微博宣布,常程加入小米,擔任小米集團副總裁,負責手機產品規劃。

(來自雷軍的微博)

這是小米續金立集團前總裁盧偉冰2019年1月2日之后,從同行業競爭對手那邊挖來的第二個“空降高管”,和盧偉冰畢從事手機及通信行業20余年的背景相似,常程也是手機領域僅有的幾個從業接近20年的業內老人。

據公開資料顯示:常程在聯想任職期間,曾主導參與過樂商店、茄子快傳、聯想K860和K900以及YOGA Tablet和ZUK Z1等多個應用及產品項目。

而和這些手機領域的老人相比,小米原創始團隊的履歷,多為互聯網行業出身。

根據二流科技達人的整理發現:小米雖然憑借手機生意走入全球500強,但核心產品手機卻始終停留在“性價比”和“水桶機”的定位上,難有突破。常程這次加入小米,或許身負小米在性價比模式之外的產品探索使命。

2020年作為小米5G戰爭的開端,這場不能輸的戰役里,小米需要這些手機領域的真正從業者去為小米的未來進行護航。

而引起二流科技達人注意的一個點是:和盧偉冰相似的是,常程在加入小米前也是互聯網的營銷高手。

據百度百科顯示,在常程任職聯想期間,通過微博碰瓷友商的方式,積攢了190萬粉絲,因此也有一個別稱“萬磁王”,而在2019年12月28日宣布離職,到2020年1月2日宣布入職小米的時間內,目前常程的粉絲已經增長至318萬。

這對小米和常程,也許會是一個最低成本的雙贏合作。

1、小米和常程

2020年是小米科技成立的第十個年頭,技術背景和投資人出身的雷軍,先后憑借“飛豬理論”在不到十年內,就將小米帶到了財富的全球500強。

所謂飛豬理論,按照雷軍的原話就是:創業,就是要做一頭站在風口上的豬,風口站對了,豬也可以飛起來。

而小米的十年創業史,就是飛豬理論的完美詮釋。

2007年的時候,在谷歌的主導下11月份成立了手機開放聯盟,整個聯盟里面的企業都為如何做出更好的安卓手機服務,隨著聯盟的成立,手機生產的各種零部件標準得以統一。

所以,到了2010年的時候,手機的模塊化程度已經非常高,直接改變了做手機必須涉足硬件技術領域的現狀。

(來自小米官網)

看到時代大勢的雷軍,在充分了解魅族模式后,于2010年4月6日帶著黎萬強、林斌和其他四員大將,成立了自己的手機公司小米科技。

據二流科技達人了解:

硬件領域一直是中國手機產業的最大短板,2000年后的互聯網熱潮里,受到人才限制,中國的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產業,都是以網站建設和APP開發撐起來的,程序員群體世界第二,但芯片、高精度機械和核心原材料等領域,人才卻屈指可數。

人才缺失:一是缺少資本的土壤,二是那時國內的芯片產業一窮二白,沒有人能帶出新人,形成新生人才的造血,也自然沒有后來者。

所以,小米公司成立之初,選擇的差異化切入點,就是雷軍的老本行——軟件。

2010年8月16日,還沒有小米手機的小米科技,就推出了第一代MIUI。

(來自MIUI官網)

基于這個中國用戶定制的UI系統,2011年小米剛剛推出小米1,就瞬間引爆了手機市場。

看到小米在MIUI上的成功,聯想在2011年決定為自己的手機啟動軟件生態建設,而常程就是當時聯想手機在功能生態建設項目上的負責人。其中我們至今都在使用的茄子快傳,就是那個時代常程帶領過的項目之一。

2011年,基于林斌的人脈關系,小米和高通關系極度親密。根據高通全球副總裁兼高通創投董事總經理沈勁的采訪,高通在當年就投資了小米。

所以,憑借著小米前8年,一共完成了9輪融資的歷史來看。不缺錢、又有安卓陣營SOC老大高通的支持,小米在2014年就成為了中國市場手機出貨量的第一名。

此時,聯想手機盡管收購了摩托羅拉,但市場出貨量已經難復往日繁華。所以,后知后覺的聯想,緊接著在2015年又推出了自己的互聯網品牌ZUK。

(來自geekbuying)

而聯想派出ZUK的掌門人,便是曾經負責聯想手機生態打造的常程。

事實上,按照ZUK完全效仿小米:“先發布操作系統,再發手機,打造核心粉絲群體”的玩法,2011年負責過聯想手機生態建設和2014 年創辦神奇工場的常程,無論在對手機行業的理解還是硬件的熟悉程度上,也確實最為合適。

要知道,常程作為聯想的前副總裁,早在2000年就加入聯想,并在很長時間,一直負責聯想臺式電腦、筆記本電腦和智能手機的研發工作。是實打實的,從硬件研發部門拼出來的管理層人員。

在常程負責聯想電腦研發期間,曾有過帶領北京、上海、廈門和南京四地,千余名研發人員共同打造聯想移動終端產品的經歷,這是常程的管理和技術底子。

2015 年 6 月,ZUK 品牌召開了首場發布會,也是自此之后,常程開始以手機從業者的身份頻繁在微博現身,其中2018年以后,因為經常在微博和發布會與友商碰瓷,于是就被網友封了一個“萬磁王”的外號。

但ZUK作為一個比小米整整晚了4年的新品牌,最終在與樂視、努比亞和360等新勢力的廝殺中,因無法盈利而被聯想解散。

在2018年1月,常程被調任MBG中國業務產品組織負責人,全面負責手機中國市場的產品定義及研發工作。

至此,常程的這段履歷,已經被小米盯上了。

2、小米為什么需要常程

小米在常程離職一天多的時間,就宣布了常程的加入,顯然小米已經宣示了我們需要常程的才華。

今天的小米,和2015年以前,大殺四方的小米不同。根據Canalys的數據報告顯示:2019年小米前三季度的國內市場出貨量分別同比下滑13%、20%和33%。

(二流科技達人自制)

事實上,這是小米在2016年以后,遇到的第二次重大滑鐵盧。而造成滑鐵盧的原因,則是互聯網爆發增速的放緩,讓手機性能出現過剩。

比如,小米2S時代,新手機的內存16G也依然夠用,主要原因是當時的互聯網產業屬于蠻荒時代,一個APP 10幾M就算大的,一首歌2M就算好的。

在全球移動互聯網的大爆發下,手機APP的大小在不到10年內增長了數十倍,所以反饋到我們手機使用上的體驗是:手機用上一兩年就卡到無法運行。

所以,盡管當年的手機外觀并沒有多大的升級,但每年的新手機依然賣的火熱。

只是,這一火熱在2016年宣告了終結,那一年,隨著國際知名調研機構發布2016年國產手機市場Q1季度的數據報告,從2013年市場小白到2014年和2015年國產第一的小米,并未續寫新高,反而隨著OPPO和vivo的強勢崛起,手機出貨量暴跌60%。

當MIUI不再成為小米手機的購買理由,當高通SOC的水桶機不在吸引消費者注意,顯然小米這家原創始團隊都從“互聯網公司”出身,只用9年就走到世界500強的企業,比誰都需要一個能在硬件研發領域,帶領小米去尋找新突破口的救火英雄。

而在ZUK任職期間,常程曾在聯想帶領著K860和K900兩款與英特爾處理器合作的自主創新機型,與市場進行過浴血拼殺。所以,常程是手機領域,少有的經歷過從新SOC到新的高端品牌(聯想K系列)完全參與和統籌的“老人”。

(聯想K900 來自壁紙吧)

這一履歷,對于小米在5G時代開拓高通之外的第三方廠商而言,無疑將是小米在新產品、新變局的最好推動者。常程在ZUK、樂檬和聯想K系統上的經驗,目前來看都是小米轉戰5G,走出“性價比”固有印象所急需的能力補充。

和小米對常程能力的需求不同,在對外的宣傳上,雖然聯想從未放棄手機業務,楊元慶也多次強調,手機是聯想的戰略性業務。但根據聯想2019年上半年的財報顯示:公司移動業務收入僅有為30.12億美元,在半年總營收的260.34億美元中,移動業務僅占比不足12%,不僅規模有先,增長情況也早已陷入停滯。

其中,根據IDC的數據顯示,在中國手機市場,聯想手機的占有率早已不足1%,與前五名的差距十分巨大。

所以,常程轉身小米背后,對常程本身而言,也是換到了一個更大的市場,去施展拳腳。

3、小米的困境

常程加入小米的契機,要從小米自身的矛盾講起。

2016年是小米的寒冬,而2017年隨著移動互聯網的浪潮消退,手機市場第一次遇到了負增長,迎來了整個行業的大寒冬。

那一年,各家獨角獸紛紛選擇BAT棲身,創業賣身BAT成了一個創投圈和創業者的最終夢想,移動互聯網格局已成,即便再有共享單車和共享充電寶這類新服務出現,也極少能在手機應用上,造成超負載運轉。

按照小米粉絲的說法,2017年發布的小米6,今天還能再戰兩年。

(來自engadget)

所以,2017年以后,當手機流暢不再是最大的痛點,手機廠家開始變著花樣增加賣點。

什么全面屏、雙面屏、三攝、四攝和超級夜景、超級快充等等新功能,都是2017年以后開始集中冒出來的“偽痛點”。

在這個新賽道上,小米繼續沿用著行業最成熟方案,做最好SOC水桶機,最終在小米8和小米9的“平庸”定位上,因為沒有把控好用戶需求,而與另外三家漸行漸遠。

事實上,小米也曾做過水桶機之外的探索,比如2016年發布的小米MIX和今年直接放棄性價比戰略后,新推出的CC 9系列。

但可惜的是:MIX 2和MIX 2S是一臺對MIX 1代外觀負優化的機型,等到MIX 3發售的時候,全面屏和磁懸浮的滑蓋也已經做不了小米粉絲心中的MIX。

(來自嗶哩嗶哩 小火道長)

而CC9系列,雖然定位女性手機,但缺少“性價比”之外的產品研發經驗,從CC9的整體銷量和小米今年的出貨量情況來看,儼然算不上成功。

按照此前一位手機從業者對二流科技達人的陳述:“小米今年的產品定位十分混亂,各個價位的機型區分并不明顯,且新機型和原米粉用戶差異較大。”

讓小米銷量收緊的原因有兩個:受制于性價比的品牌定位是其一,華為和OPPO、vivo的進步是其二。

2019年隨著小米官方對“性價比”執念的放手和2020年1月2日,聯想老人常程的加入,都在暗示小米從產品突圍的決心。

事實上,2019年12月,是個高管離職的小高潮。

除了聯想的常程從聯想退休,小米的聯合創始人黎萬強也在11月29日選擇退休,作為小米初始創業團隊的第三號人物,黎萬強曾是小米社區的一手締造人,并在任職期間寫了《參與感》一書。

(來自 亞馬遜)

而在米粉文化早已與往日不同的當下,黎萬強的離開與常程的加入,顯然并非巧合。

按照黎萬強離職時雷軍發布發的公告書顯示:新一輪集團干部任命的背景在于,明年是小米5G業務的沖鋒年,也將是小米推動“手機+AloT”的關鍵年,需要更強有力的集團管理支撐,需要干部輪崗機制持續帶來的組織新活力。

但小米高層的頻繁變動背后,儼然難掩急需轉型的窘境。

4、小米的2020年之戰

2019年作為小米在國內市場連連敗退的一個年份,和媒體報道中小米國內市場暴跌的處境不同,小米至今依然維持著全球第四大手機設備出貨商的地位。

而在2017年到2019年的手機寒冬中,小米的求穩背后,卻在為2020年的5G大戰做著攢錢的準備。

根據小米第三季度的財報顯示,小米集團目前擁有300多億的現金儲備。

而在雷軍年初喊出的“生死看淡,不服就干”之后,根據小米財報的數據顯示:小米手機的硬件利潤不降反升,并在今年第三季度達到了上市以來,歷史最高的9%。

所以,小米結合小米連續近2年的財務數據來看,小米的求變是早有規劃。

其中,在雷軍2013年提出十年打造一個一千億AIoT的目標至今,loT與生活消費產品業務,在去年第三季度時,也已經憑借29%的營收占比成為小米的第二引擎。

對此,雷軍早在去年1月11日就宣布了“手機加AIoT”的雙引擎戰略。

如今,在小米積極轉型背后,隨著手機產品規劃負責人常程的加入,小米在今年的大動作也才剛剛開始。

而結合黎萬強離職時,雷軍對“需要更強有力的集團管理支撐,需要干部輪崗機制持續帶來的組織新活力”言論來看,常程不會是小米集團空降高管的最后一人。

對于一家9年走入世界500強的公司來說,現在的組織調整背后,是小米產品體系變革的前期動作,大概1年過后,小米無論成功或是失敗,都會變成一個我們所深感陌生的新樣子。

  版權及免責聲明:凡本網所屬版權作品,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“環球光伏網”,違者本網將保留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的權力。凡轉載文章,不代表本網觀點和立場。

延伸閱讀

最新文章

廣東垃圾焚燒發電企業2018年下半年垃圾處理量及相關電量情況表 廣東垃圾焚燒發電企業2018年下半年垃圾處理量及相關電量情況表

精彩推薦

產業新聞

常程加入小米,9年的小米需要行業老兵帶領打響5G戰爭 常程加入小米,9年的小米需要行業老兵帶領打響5G戰爭

熱門推薦

吃鸡游戏98k图片大全
赚钱的事都要别人监督 麻将客户端 两个美女卖身赚钱 518彩票网址 梦幻69五庄怎么赚钱吗 东北麻将打1元怎样算账 麦久彩票安卓 南京麻将外包什么意思 繁星国际游戏 陪练英雄联盟赚钱 亚上彩群 哪个新闻赚钱多点 湖南快乐10分 创世写作赚钱 陕西快乐十分 头条号怎么赚钱提现